《姊姊的守護者》My Sister’s Keeper

這本書我想是可以推薦的,雖然結局讓我囧了
我不會說這是不好的結局
只是我可能還沒理解,所以也還沒能接受

<書底簡介>
莎拉為了救罹患急性前骨髓性白血病的女兒凱特,利用醫學科技生下與凱特有完美基因配型的安娜。十三年來,安娜不斷地供應凱特血液、白血球、骨髓、幹細胞,現在輪到了她的腎臟。無法忍受再被當成藥糧的安娜決定反擊她的父母,控告父母奪走她的身體使用權。《紐約時報》暢銷作家皮考特以不同人物的口吻來接續故事的發展,探討一個極具爭議性的話題;對「愛」有深入的刻劃及詮釋,以細膩的筆法,精妙的細節,靈巧的掌握人與人之間脆弱敏感又錯綜複雜的關係。

很特別的題材,也很合我意 (笑)
這種生與死、道德與人權、還有所謂的愛

但其實在看這本書的簡介時、
正在看這本書時、看完這本書後,
我都不認同莎拉的作法
父母之於孩子應該是給予的角色不是嗎?
怎麼可以去希望從孩子那兒得到什麼
怎麼可以懷抱著目的去選擇一個孩子

莎拉在醫院接到起訴書時,安娜逃到醫院產房的會客室
看著一個男人打電話向另一頭報告孩子的體重
她懷疑他笑的嘴巴都要裂了
她心想她出生時她爸媽也這麼高興嗎?有仔細的看過她嗎?
或是只將她交給護士,真正在乎的其實是胎盤和臍帶?

或許不只是父母不能平等的愛每一個孩子
每個人都會偏心,我相信
但讓孩子產生這樣的想法,一定有問題的…是吧?

不過也許我沒資格質疑莎拉的做法
因為我同時贊成產前發現病變或畸型兒就拿掉
我甚至覺得生下來馬上發現有問題的也要有處理方式 (汗)
一定也會有人覺得我這種想法是侵害了人權吧
每個人心中都有屬於他的對錯
至少莎拉在最後仍能維持初衷,相信自己的選擇是對的
她很勇敢
我只能祈禱我一生不需面對這樣沒有標準答案的困難抉擇

來談談這家人中相對隱形的2個男人
莎拉的老公─布萊恩,凱特和安娜的哥哥─傑西
傑西是書裡最黑暗的角色
反叛、惹事、讓爸媽都選擇放棄他
他其實是好孩子
他把這個家的痛苦看在眼中
和凱特基因配對不合的事實像毒刺
他卻越往深處藏
布萊恩是書裡我最能理解他想法的人
我不忍心說他反覆
他只是沒辦法像莎拉那樣放手去做
他想顧及每一個孩子
他也努力去做
他不想選邊站,但永遠都得選…

我看書時有個習慣
我會去猜測結局
這本書寫法很特別
它的每隔一小段就換不同人的角度書寫
這就是讓你無法去討厭任何一個角色最重要的原因
你看到了每個人的悲喜
看到中後段時,情緒滿到一個點
我停了很久,大約一個月
直到昨天才看完剩下的不到1/3的部分

結果結局我只猜中了一點
(我要大爆結局雷了,這本書的結局真的很…讓人想像不到
 還沒看過但有想看的人我建議別再往下了
 我覺得這真的會破壞看書的角度)




我只猜中最後一段是以凱特的角度去寫的
我要先說我對結局的囧不是因為我沒猜中
我看的書沒猜中結局的多了
但大部分都可以接受作者的安排
但為什麼這結局是這樣?!!
安娜的官司都勝訴了
「十年後,我還是要當凱特的妹妹」
這竟然是安娜的最後一句話

從法院到醫院的路上
安娜出了車禍,腦死
她的醫療監護人替她決定捐腎給凱特
而凱特竟然在接受捐腎後奇蹟似恢復...囧

我本來以為的是
安娜雖然勝訴取得自身的醫療自主權
但她決定捐腎(她最後那句話給我的感覺)
凱特接受後的確延長了一段生命
但最後凱特仍是死於其它併發症

好吧…這個結局的確平淡沒爆點
可是我真的不懂為啥作者說它那個結局
是讓這本書真實的正確結局??
我怎麼覺得一點都不真實啊!!
看到出車禍的真的是安娜時
我真想翻桌、我真想撕書 =口=

對我來說,完美的逆轉應該要像安娜站上證人席
律師問她為什麼提起這樁訴訟
她回答:「因為她要求我。」
看到這句話霎時像雷電閃過,突然就懂了
那個她,是指凱特

這才是爆點啊!!
結局那個是地雷啦 (泣)

我不懂、我不懂、我不懂啊啊啊啊 (抱頭)


Miyab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